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江苏
安徽
浙江
福建
上海
广东
广西
海南
湖北
湖南
河南
江西
宁夏
新疆
青海
陕西
甘肃
四川
云南
贵州
西藏
重庆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台湾
香港
澳门
资讯报道-当前位置 :主页>资讯>资讯报道>

北京市速记协会八届三次理事会扩大会议

时间:2007-11-13 15:17   来源:北京市速记协会   作者:   点击:
  很高兴今天能够有机会参加北京市速记协会理事会扩大会议。我1998年底从国外回来以后,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很有感受。今天到会的老一辈有唐亚伟老教授,还有其他很多老专家。我特别感到高兴的是看到速记界后继有人,老中青三代都有,长江后浪推前浪,而且速记界的很多年轻精英都在蓬勃成长, 这是一件大好事,说明速记事业不仅在蓬勃发展,而且发展得越来越快,特别是唐亚伟老教授发明的亚伟中文速录机,可以说是速录事业的一个飞跃。
  我想,现在接受速录机的人和单位越来越多。我特别感到高兴的是这项技术被外交部领导以及中央领导所接受。我们曾考虑,在外交场合怎样利用速录机完整地记录中央领导和外宾的重要谈话?说老实话,以前外交部有一批速记人员用中文速记手段,系统、全面地记录了中央领导与外宾的谈话,那时候全文记录搞得非常完整。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保存完整的全文谈话记录,感到很高兴。此后有一段时期,特别是在90年代以后,很多重要的会谈、谈话没有全文记录。前年我们提出了这个问题,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等于是外交历史无法弥补的重大缺陷和损失,将来外交部拿不出全文外交谈话记录。所以我们建议重要会谈、会见做全文记录。部里同意了我们的意见,专门发了文件。很多司就提出,搞全文记录可以,没有速记怎么办?这时候,我们就想到使用速录机的问题。在这里,我要非常感谢唐总对我们工作的支持。这个问题提出来以后,我马上找唐总,说能否给我们支持?唐总非常慷慨大方地给我支持了两位速录师,他们现在我们部里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在中央领导会见外宾的重要外交场合使用速录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人们对速录机并不完全了解和认识,携带这样的设备进入像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这样的会谈现场牵涉到好几个部门的意见,中办、国办、中央警卫局能否同意?我们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发函征得他们同意后才逐步派出。经过一段实践,国家领导人都感觉到这是一项非常有用的技术,很快地接受了。本来按规定,派速录师进入现场作记录,要同有关中央领导办公室打招,后来他们就讲:“不要每次打招呼了,你们该派就派。”这样地区业务司局纷纷要求我们派速记人员。
  中央领导非常关心速记工作。我们派王秋颖为江泽民总书记召开的座谈会作记录,江主席问了王秋颖很多有关速录机的问题,还同王秋颖合了影。王秋颖跟我说,每次座谈会结束后,江主席都安排工作人员同他在一个桌子用餐。有一次在上海,有关人员安排王秋颖到其他餐桌上用餐,江主席看到他桌上没有王秋颖,问:“王秋颖上哪里去了?把王秋颖叫来一块儿吃。”我认为,这不仅仅是与江主席在一起吃饭的问题,这体现了国家领导人对速记人员最大的关心和爱护,这是我们速记工作者的荣誉!因此,我们要倍加珍惜。
  速记工作在外交部开展起来以后,部内各单位都认可这项工作。现在,不光是一些重要的会谈,还有新闻发布会一个礼拜两次,部司领导碰头会、一月一次,重要的汇报会都要我们派人去。现在我们深感速记人员缺乏,还要物色更多速记人员参与这项工作。
  这次我很高兴有机会在唐总的安排下,参加了今天8月在维也纳召开的第四十五届国际速联大会,关于会议的情况,刚才孙惠民先生已经讲了,我想谈几点感受:
  第一,我感觉到亚伟中文速录机在国际上处于一个非常领先的地位,我们的速录机在会议上非常受青睐,影响很好,大家都来看,很多国家还提出来要和我们搞合作,包括印度、西班牙、法国等,他们感觉到中文速录机非常地了不起,他们以前很难想象中文能够用速录这个技术打出来。各国代表对我国速录机那么感兴趣,我作为中国人感到很骄傲,这也是我国科技上的一大进步。
  第二,我感觉到现在科技发展很快。外国在用更先进的技术搞速录。会议期间,看到很多国家演示用语音识别的技术搞速录,美国、阿根廷等国家都用这种方法。可能现在实际应用的国家还不多,但这是一个新的挑战,也促使我们怎样更好地改进速录工作,提高速记工作水平和科技含量,我感觉这是一个新的课题。几年以后,我们能否用语音识别搞速录呢?人家能用,我们为什么不能用呢?就像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的时候,美国带来英文速录机,显示了他们水平,周总理就问我:“我们能不能搞呀?”我说:“行!”但是,当时并无把握。1993年以后,唐老组织人攻关搞出来了。现在又遇到语音识别的问题,我们能不能搞呢?可能这是对中文速录技术提出的一个新课题。
  第三,我感觉到我们应该更加积极地参加国际交流。大会举办了很多场速记和电脑打字比赛,但就是没有中国的速录人员参加。大会发奖仪式上,宣布这个国家的人得奖了,那个国家的人得奖了,可就是没有中国人得奖,为什么?我们有没有可能参加?我们怎么参加?这里面有技术方面的限制,我们和其他国家在语言方面有障碍。我们有没有可能参与这项工作呢?看到人家在那里比赛和发奖,我们等于是旁观者,心里不是滋味。参加速联大会比赛只是国际交流的一方面,还有很多方面,我们能否开展?国际速联也有很多会,有些国家也愿意和我们合作,这也是我们今后可以考虑的问题。
  我在外交部档案馆工作,外交部档案馆以前从来没有和其他国家外交部签订过合作交流协议,现在我们突破了这一条,和俄罗斯、美国、阿尔巴尼亚等国家外交部签订了在档案领域合作的协议。于是,我就想到,能否在速记领域开展国际合作交流,这是一个课题,今后可以研究和探讨。
  今天参加这个会议,听了廖清秘书长的介绍,我感觉到北京速记协会理事会在唐总的领导下做了大量的工作,这是可喜可贺的,希望今后大家一起共同努力,把北京速记协会工作上一个新的台阶。
分享到:
[+] 相关报道
推荐信息
热点图片

全国首届速录信息处理大赛圆满闭幕

亚伟速录央视春晚文字直播
热点资讯